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十七章 面具

第十七章 面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于洛邱所注意到的这张黑色的卡牌,任紫玲却表现出来一种疑惑,下意识地嘀咕道:“上次……有这东西吗?为什么没有印象来着?”

    洛邱把任紫玲的疑惑听到了心理,倒是知道原因。

    眼前的这张黑卡确实是俱乐部的物品没错。这东西或者一直都放在了这里,只是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并不是真的看不见,而只是视而不见。这种黑卡拥有让普通人下意识地不在意的能力——就像是俱乐部本身的存在一样。

    就算它开在大路的中央,应该看见的人自然会看见,而不需要看见它的人只会看不到。

    “嗯,它在的。可能是任主编上次没有注意。”张罄蕊的脸上看不到什么异色,很自然地看着洛邱道:“你对着张黑卡感兴趣?”

    每一张黑卡的存在,就代表着俱乐部的一个潜在的客源。当然,这些都是前面的老板留下来的东西——但要说不感兴趣自然不可能。

    只不过直接就表现出来很感兴趣的话,洛邱就觉得不妥。

    所以他摇摇头道:“倒也不是,只是感觉到奇怪而已。”

    他看着张罄蕊道:“这张黑卡怎么看都不像是古董工艺制品,但却放在这里。要说在意的话,大概就是在意这份不协调吧?”

    张罄蕊笑了笑道:“曾经也有客人问过这个问题,你觉得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洛邱很直接地摇摇头,一副你想说也可以,不说也没有关系的模样。

    张罄蕊一愣,心想这真是一个不打算随便搭话的家伙。

    一场同学,一个月也有几天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虽然并不是到了一定要了解的程度,但人天性好奇,对于这种时常都能够保持沉默的家伙确实也会萌生出了解的想法。

    只不过毕竟是偶尔跑出来的想法,张罄蕊也没有太过在意。洛邱不打算打开他的心门,她也没有必要死缠难打地去敲开。本来就是非亲非故,只不过是在共同的一个班级上有了相遇的缘分,但也是随时可以散掉的缘。

    “无可奉告。”

    想到这里,张罄蕊缓缓地说出了当时的答案。

    任紫玲听着就是一愣,当想到洛邱这种不解风情的家伙大概是让人家姑娘不高兴了,所以才小小地作弄一下,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她做了好多年的记者,观察入微,这会儿听证张罄蕊的说话已经知道,这是一种变相地逐客的说辞。

    任紫玲装作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一脸恍然的模样道:“已经这么晚了啊?对不起了张小姐,我想起来自己还有需要去采访的地方……嗯,谢谢你今天的招待。还有,我家洛邱就是一个木头,你也不要见怪。既然都是同学的话,以后有空也可以常联系啊,既然是同学,做好朋友也是理所当然的嘛!这孩子其实很不错的,心地善良而且还……喂喂,死洛邱,我还没说完呢你就……”

    妈的智障……

    心里头吐槽了一句,感觉到丢不起人的洛邱叹了口气,首先就朝着外边走去。任紫玲又飞快地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就匆匆忙忙地赶了过去。

    张罄蕊直到目送二人离开了藏品室,微笑才收敛下来。

    穿着长旗袍古色古香的女人这时候微微皱眉,看着陈列之中的黑色卡牌,忽然打开了玻璃柜子,想要伸手去碰。

    但她手指却停在了黑色卡牌的面前,似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收了回来,然后重新盖好了它。

    古月斋的年轻女总经理好看地皱了下眉头。这两年她才开始在古月斋打理,但是见过的名流已经不在少数。

    但来到藏品室里头会特别地注意到黑色卡牌的人并不多。她知道这是她的奶奶,古月斋的真正拥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东西。她也曾经问过原因,可是总是得不到答案。奶奶沉默地摇摇头,似乎是在忌讳着什么一样。

    这张黑卡就像是拥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样,只要驻足观看的时候,就会有种想要抓在手中的感觉。张罄蕊恐怕是除了她奶奶之外,接触这种黑卡最多的人,因此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起来。

    不仅仅是她,就算是那些注意到了黑卡存在的客人,都会表现出一种挪不开视线的模样,唯有惊醒,才能够脱离。

    也有客人表示可以直接开价,多贵都没有问题,只要可以得到这张黑卡就好。

    只可惜这东西却是一件非卖品……所以她才不明白自己的奶奶到底为了什么才把它放在这里。

    “罄蕊。”

    正自走神的时候,张罄蕊听到了自己所熟悉的,奶奶的声音。小姑娘有种被吓了一跳的感觉,连忙就转过身来,快步地走到张老夫人的身边,扶着她的手臂,“奶奶,你怎么下来了?平时都很少见你来藏品室的。”

    “我突然想下来看看。”张老夫人缓缓地说道,然后又皱眉道:“告诉你多少次,不要看那种黑卡太多。”

    张罄蕊父母死的早,从小就是张李兰芳所养大的,对自己的奶奶可谓是又爱又敬又畏,连忙就吐了吐舌头道:“刚招待两位客人,罄蕊是一时没注意……”

    老夫人忽然叹了口气,却也朝着那张黑卡所在的位置走去。她就那么站在柜子的面前,一动不动起来,自言自语道:“我当年,就不应该留着它。”

    “奶奶?”张罄蕊疑惑地叫了一声。

    张老妇人却摇了摇头:“孩子,把它取出来,然后马上用盒子收好,我要用。”

    这东西应该是古月斋落成的时候就已经放在这里,这么多年来从来么有离开过,今天却突然说要拿出来,张罄蕊不禁涌起了强烈的好奇心,不由得直接问道:“奶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刚刚似乎看见了那个钟少又来找你了,是不是……”

    张老妇人点点头,却又摇摇头,最后才道:“那个姓钟的虽然是个很出色的后生,但雕琢得太多,你最好不要走得太近。”

    张罄蕊并没有说什么,可心理头想的却是:最近都摸清楚那家伙到来的时间了,要不是为了躲那个家伙,也不会临时打定主意亲自带着任紫玲还有洛邱到来这里了。

    张罄蕊这时候把黑卡按照奶奶所说的取来出来装好。

    张老夫人便道:“下次那个姓钟的人如果再来,你就把这东西交给他。但记得告诉他,只能够用一次,用完之后马上归还,否则后果自负。”

    张罄蕊虽然好奇,但显然自己奶奶并不打算多说,也就只好点点头,更加没有说有人注意到了黑卡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

    ……

    “主人,这是什么?”

    中午的时候,任紫玲把洛邱仍在了一个公车站旁边,就踩尽了油门,让人见识到女司机的恐怖,一路狂奔离开。

    反正已经逃了半天课了,想着索性就逃完今天的洛邱直接就回到了俱乐部之中,开始好好地端详着古月斋取来的图册。

    “嗯,还没有头绪的东西。”洛邱随意地说道。

    但他却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看着优夜问道:“对了,我记得负一层的仓库好像有几个面具来着?帮我取出来吧。”

    他可以自由地使用俱乐部里头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俱乐部一直以来的积累。

    这里就要说一说俱乐部的规矩之一了。

    已经入库的物品无法进行祭献所用。

    也就是说,今后的交易金如果洛邱选择的是入库的话,同样也是没有办法祭献的,并且将交易金进行入库的操作,还必须俱乐部的主人用自己的寿命进行抵偿。

    这听着就觉得很坑。

    但事实上,如果是作为交易金的东西,在俱乐部的契约之下,本身存在一个时限的保护期。在这个期间之内,‘交易金’无法被使用,只有选择入库或者祭献两种途径。

    “好的。主人稍等。”优夜并没有问为何。

    就像是俱乐部的主人必须要遵守手册上的规矩一样,作为人偶女仆的优夜也会无条件地遵从俱乐部主人的吩咐。

    看着优夜去取东西,洛邱就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自言自语道:“张罄蕊哪儿居然持有黑卡,也是件麻烦事情。万一那天她拿着黑卡过来的话就不好办了啊……”

    更想深一层,洛邱觉以后作为俱乐部主人出现的时候,自己看来不能够用‘洛邱’的这个身份了。

    嗯……想一个比较高逼格的称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