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七十四章 岁月不静

第七十四章 岁月不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些时候……不,应该说是大部分的时候,三儿会暗自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早就结了婚。

    但她却也同时爱自己的女儿小吱,从未为此而后悔过半分。

    可她也会深夜里一个人照着镜子,暗自落泪……看着自己的芳华,看着自己也渐渐看不清楚的……自己那浑浊的眼睛。

    她会问自己,但是问的次数不多,可是每当会问出的时候,总是在落泪之后。

    她问:外边的世界会是什么模样的。

    当然,除了在夜深澜静独自落泪的时候,当虚弱的时候,也会这样问过。

    但这次虚弱的时候,三儿倒是没有想这种问题——她想的只是,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间生病了。

    当然,仅仅只是小感冒,并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对于独自经营豆腐铺的三儿来说,感冒似乎也是十分遥远的事情——尤其是,她还需要照顾自己的女儿小吱。

    “你平时太劳累了,偶尔一下子放松下来,所以就感觉累了。感冒很正常。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几天吧。毕竟你平时积累的疲劳太多。”

    镇上卫生站的老医师是这样对三儿说的。可是她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放松下来了啊?

    骨子很软,浑身没劲……今早上三儿就起不了床。她想着可能是因为昨晚上吃了感冒药的关系。

    三儿用手臂搁着自己的额头,看着老旧的天花板,同时身上盖着了厚厚的棉被……她知道自己需要出一身的汗才好。

    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碗子,里面还剩一点的白粥……这是马克给熬的。

    三儿没想过,这个外国的男人居然还会熬出来这种绵绵的白粥——当然,马克只是让小吱端着进来,他并没有逾越什么。

    这个男人……到底会住下来多长的时间?他的身世会是什么?

    三儿依然想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何会让这个身份成迷的男人住下来……他或许是危险的,毕竟正常的好好的人,为什么会从河水的上流飘着下来,并且失忆。

    他或许还犯了什么事情。

    能够使人身体软弱的感冒菌似乎也在攻击着三儿的精神,让她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她的嘴巴呼着热气,感觉到身体异常的难受。大量的排汗让衣服和身体的肌肤紧紧地贴在了起来。

    三儿的脑海之中,仿佛也随着这种热度越发的迷糊起来。她像是一下子坠入了幻境之中一样,感觉身体越发地难受起来。

    她本能地把手伸入了被窝之中,这些年磨着石磨的手掌变得有些粗糙,但依然纤细……手指像是被附上了一种她自己无法阻止的魔力,缓缓地攀升到了自己胸前的蓓蕾位置。

    三儿轻轻地捏了一下。

    啊……

    轻微的声音从她的嘴唇之中吐出,一种相当久远的酥麻触感,一下子从胸前开始蔓延,让她的上半身彻底地打了一个冷颤,让她的手指颤抖着忍不住又在轻柔地捏了一下。

    这一次,感觉更加的强烈,宛如喷发的火山,一下子冲垮了她所剩不多的理智。

    三儿开始缩着了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也不知不觉地深入到了被窝之中。

    她忽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罪恶感……却同时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刺激。这种刺激让她的心跳异常的快速。

    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女儿小吱就在外边看着电视,也明明知道那个陌生的男人就在隔壁的杂物房之中住着下来。

    可为什么呢?

    仅仅只是因为这种轻微的挑逗……自己的挑逗,就几乎震动了自己所有的神经呢?

    三儿身体肌肤的每一处神经末梢的敏感,都如同被无限地放大一般。

    此时,她无比渴望着什么,一种与生俱来的野性,开始从这具身体之中焕发。

    她才二十七岁的年华。

    除了略显得粗糙的手心之外,她有着一切这个年纪女性应该拥有的美丽的酮体和难以压制的**。

    她无比渴望着,希望此时此刻,身体能够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所刺穿!

    被什么强而有力的,精壮的,不知疲倦的,让她能够享受一次极乐……强大所刺入身体之中,刺入她的灵魂之中。

    从发梢到脖子上的锁骨,到汗水所湿透的肚脐,再肚脐以下,心跳所带来的热切,让她的身体越发的酥麻。

    而她的身子也不知不觉地缩成了弯月般……被子之中,三儿的双腿深处彻底夹紧了自己的手指。

    她的脚趾,也绷紧着。

    迷与乱之中,三儿紧紧地咬着被子的一角,终于从喉咙之中,释放出来了一种难以压制,她也本能地不愿意在压制的声音。

    一种二十七岁的女性,压抑了无数个晚上,从内心深处爆发出来的,女性原始本能的声音。

    “妈妈!!你怎么啦!!妈妈!!妈妈!!”

    ……

    忽然,小吱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让三儿一下子如同淋了一场冰雨,身体瞬间僵硬了下来,与此同时,一股温热的液体,更像是打开的砸门似的,缓缓地排出。

    三儿的脑袋一下子更加的混乱起来——因为当她睁开自己朦脓双眼的时候,不仅看到了小吱,并且还看见了马克。

    这个外国的男人,此时正皱着眉头,脸色古怪地看着三儿。

    他或许已经猜到了那些藏在了被子下面的……或者是冲动,或许是丑陋的事情。

    “妈妈!妈妈,你是不舒服吗?小吱听到你刚刚在叫哦,好像很辛苦的样子!”小吱天真地看着三儿,似乎想要爬到床上,“我把马克叔叔拉来了哦!妈妈,你还不舒服吗?”

    “你……你先出去!”既羞且怒的三儿此刻生平第一次用着这种凶狠的语气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不要过来!给我出去!!”

    “妈妈……哇!!”

    小女孩真的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有过这种凶恶的时候,一下子便已经吓哭,哭起来还快,声音还十分的响亮!

    这时候的马克却皱了皱眉,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把小吱给抱了起来,很直接地出了房间,并且关好了房门。

    三儿这时候坐了起来,双手插入了自己的头发之中,同时捂着自己的脸。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

    她只是感觉自己的生活,好像从这一刻开始,真正的乱成了麻!

    ……

    ……

    小吱坐在了豆腐铺后门处的石阶上,埋头在哭。

    马克似乎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却默然地陪着,也不说话。直到许久之后,小吱擦了擦鼻子,终于不埋着自己的脑袋。

    但是这小女孩的眼睛和脸蛋早就已经哭花。

    马克淡然地看了一眼,随手便取出了纸巾,送到了小吱的面前——这是他抱着小吱出来的时候,顺手从客厅拿来。

    小吱原本停住了的眼泪忽然又开始冒出,小女孩好像是这时候才找到可以发泄自己委屈的对象似的,眼看着又要大哭一场似的。

    不料马克却冷不丁道:“哭过就算了,我没有义务哄你。”

    但小女孩并不知道‘义务’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当着这位马克叔叔一下子变得像是妈妈一样的凶。

    眼看着小吱的嘴巴一下子长大,一些噪音即将从她的嘴巴之中发出的瞬间,马克却忽然只见皱了皱眉头,猛地一下把小吱抱了起来。

    马克一手把小吱搂在了腰上,另一手猛然只见一挥,像是从空气之中捞着了什么——一种这个时候从他的侧边激射而来的东西!

    那小小的激射而来的东西稳稳地被马克抓入了掌心之中,马克的身体一旋,也终于停了下来。

    小吱忽然不哭了,睁大了眼睛盯着马克,似乎感觉刚才的事情十分的刺激……好玩。

    马克打开了自己的掌心,看见的却是一块包装好的糖果。

    正确来说,是一块吹波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