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罪(1)

第一百九十六章 罪(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思考着女仆小姐的话,洛邱沉默了片刻,才道:“你的意思是,她一直都在等待一个能够降临的机会?”

    优夜点点头道:“毕竟斯卡哈已经属于最顶级的召唤灵,以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想要达到与之匹配的程度,并且成功把她呼唤出来的几率实在是无限接近零了。”

    “嗯……斯卡哈。”洛邱皱了皱眉头:“早前翻看旧账本的时候,好像有见到过她的一些信息……先这样吧,等回去之后,我再看看吧。”

    “好的。”女仆小姐对于主人的决定没有任何的意见。

    本来俱乐部就不与任何一方为敌,完完全全独立在所有之外,那么是否关注某一个强大个体的事情,自然也完全取决于俱乐部老板的意愿。

    “还有别的事情吗?”洛邱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去和宋家汇合了。

    优夜道:“店面已经收拾完毕了,主人如果没有别的吩咐的话,等会我离开之后,就会直接搬离……新的地址我已经找了几个,等主人您决定。”

    “比较靠近我这次的目的地就行。”洛邱摇摇头道:“你拿主意吧。”

    优夜点了点头,却忽然抓住了洛邱的手掌,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轻身道:“优夜将会有两天的时间离开,无法时刻关注主人,实在是抱歉。虽说外力无法消灭您的存在,但是一次死亡时候的痛苦还是会留下……”

    她抬起头来,温润的目光看着洛邱,“优夜不想看见主人万一碰到肉体死亡然后在店内复活时候,会带有痛苦,所以一切请小心一点,可以吗。”

    “现在想要杀死我的话,大概不怎么可能。”洛邱笑了笑道:“而且只是两天,应该没多大的问题吧……我运气应该没有这么差的。”

    并且,仅仅只是杀死他的肉身,而无法消灭他的存在性。

    ……

    ……

    ……

    ……

    按理说,以老嬷嬷的情况,应该继续住院的才对。但是老嬷嬷却坚持离开,说不希望因为自己,浪费教会太多的经费——尽管,神父已经再三说过不在意这些,但最终还是没能拗过老嬷嬷的坚持。

    所以,夏尔缇一行,很快就被接送到了教会的一栋房子当中——这是相当于员工宿舍一样的房子。

    同住的还有几名教会的年轻修女,同时也有一位在四十多岁的嬷嬷。这位嬷嬷也是教导年轻修女们的老师。

    路西菲尔自然也随着老嬷嬷与夏尔缇住了进来。

    为此,这位地狱的女王在路上不断地嘲弄着命运的神奇——让她这样的存在住进去这种教会修女的房子,当真是等于把狼放入羊群当中。

    只是,自从伊萨姆先生死亡之后,夏尔缇就变得沉默了许多,对于路西菲尔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并没有太多的反应,甚至很多时候,只是目无表情地看着这位地狱的女王。

    但相对地,夏尔缇的目光变化,反而越来越引起了路西菲尔的兴趣。

    “真是很期待这明亮的目光,被染成黑色的瞬间啊……”

    “真是相当恶略的趣味。”

    前一句是正趴在地上的路西菲尔突然说的,而后一个则是正在看着电视的影国女王回应的——老嬷嬷需要静养,留在了自己的房间当中,而夏尔缇则是直接去参加了修女的课程,所以路西菲尔只能被禁足,留在了夏尔缇的房间当中。

    “你也希望我能够尽快恢复力量,供给你存在的资源的吧?”路西菲尔此时头也不回,而是趴在地上划着什么。

    “那还真是感谢。”斯卡哈也淡然地应了一句。

    保护的对象,居然是地狱的君王之一……这大概是她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被召唤了吧——本来,这个现世就没有太多战斗的理由,不用与其他的召唤灵争斗什么。

    “说起来,你们可以从食物当中得到力量补充吗?”路西菲尔忽然好奇地问道。

    因为在这之前,斯卡哈已经吃掉了许多东西——这都是斯卡哈从厨房里面顺来的东西,并且这会儿,她依然在吃着肉脯。

    “聊胜于无。”斯卡哈朝着路西菲尔看来,发现她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

    或者说,她已经站在了一个大概一米直径的阵图当中——用来刻画这个阵图的材料几乎都是从附近的目的找来的,尤其是用于刻画的墨水,更加是以十年分以上的枯骨研磨后混入了其它材料制作的。

    当然,这些材料自然不可能是路西菲尔亲自动手去找的……斯卡哈暗自摇了摇头,要是让她曾经的对手们知道,她这一次的被召唤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挖坟墓的话,大概是会被取笑的吧。

    “完成了吗,这是什么?”但她还是好奇路西菲尔找来这些材料的意图。

    路西菲尔淡然道:“没什么,上次召唤你之后,还残留了一点死气,所以打算用来寻找一下我原本的部下。它们原本在这个城市当中的,但这次我回来之后发现它们已经不见了……但好像,还是找不到。”

    只见路西菲尔脚下的阵图闪烁了几下之后,就彻底地暗淡下来。

    路西菲尔摇了摇头,“看来距离我很远啊……到底跑什么地方去玩了,我可爱的夏洛特。”

    “没什么事情的话,容我退下吧,尊敬的召唤者。”斯卡哈此时忽然说道。

    路西菲尔却道:“等下,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去调查一下的。”

    斯卡哈留了下来,做出了倾听的神情。

    路西菲尔道:“帮我去调查一下‘巴基’这个教会……听说这个教会的神之使者一直都不以真面目见人。”

    “好吧。”斯卡哈点了点头。

    还真是一次会被嘲笑的被召唤。

    影国的女王叹了口气,在离开之前忽然道:“尊敬的召唤者,可以的话,请你把衣服穿起来。按照这个社会的伦理看来,你这个样子会比较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事情。”

    路谢菲尔愕然地看了看自己。

    这房子虽说是教会提供的,但其实有些简陋——比如没有空调这种东西。

    闷热的房间里面,为了能够清凉一些,路西菲尔只是简单地在身上穿着一件小小的背心以及蓝白色条纹的内/裤——没有更多了。

    “犯罪吗。”路西菲尔忽然诡异地笑了笑,“我还挺期待的,如果有这种变/态和扭曲的家伙出现的话。”

    斯卡哈又是叹了口气,然后身体从房间的墙壁穿了过去,彻底离开。

    ……

    慈善家圣佛朗先生是最近才活跃在里约的交际圈的。

    关于圣弗朗先生的来历,很快就让众人所熟悉——很愿意去结交这位拥有不可思议财富和乐善好施的善人,这是许多人的想法。

    而圣佛朗先生本身也十分乐意与拜访他的人做朋友,所以没有多久的时间,圣佛朗先生的私人预约就已经排得满满的了。

    今天晚上是圣佛朗先生的女儿柯思妮小姐二十岁的生日晚宴,早早就已经订好的酒店门外,宾客的车辆已经排得水泄不通。

    此时,酒店上层的休息间中,圣佛朗先生正在听着自己私人助理关于宾客到场情况的汇报。

    “……基本上都是这些了,先生。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市长先生的秘书来电,说市长恐怕要晚一些才能到,因为他下午有个临时的会议,现在还没有散会。”

    圣佛朗先生这会儿飞快地吩咐道:“你给我回复市长秘书,就说我一定会在门口亲自迎接。”

    “好的,我马上回复。”生活秘书飞快地点了点头,然后快步地出了门。

    生活秘书的前脚才离开,柯思妮小姐就紧接着从另一边的门走了出来——这是休息室中换衣间的门。

    此时,柯思妮小姐穿着了一身绣金的白色裙子缓缓地走了出来。

    圣佛朗先生打量了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带着笑意道:“亲爱的,你真的是会让男人着迷。”

    说着,圣佛朗先生把放在茶几上的一个盒子拿了起来,走到了柯思妮的面前。盒子中装着的是一根项链。

    圣弗朗先生此时亲自地给柯思妮带上——镜子前,圣佛朗先生在给柯思妮带上了项链之后,便伸手抓住了她的下巴,对正了镜面。

    他也同时看着镜子中自己和柯思妮的倒影。

    “看,你真是一件无暇的作品。知道当年为什么我会原因把你从孤儿院领养回来吗,就是因为这样的眼神。”

    柯思妮微微地皱起眉头——因为圣佛朗先生抓住她下巴与脖子位置的地方,有些用力了。

    “知道你今晚的任务吗?”圣佛朗先生忽然问道。

    “目标是神使身上带着的东西。”柯思妮飞快地道。

    圣佛朗先生顿时怪笑了几声,“真是一个好孩子。等你成功把东西拿到了之后,爸爸会给你很好的奖励的。”

    “爸爸……”柯思妮的目光忽然见变得涣散起来,并且她的呼吸也变得急速,同时脸色也变得苍白。

    她似浑身的力气都失去了一样,身体只能够靠在了圣佛朗先生的身上。

    “哦?又到时间了吗。”圣佛朗先生这会儿又是几声怪异的笑容,但同时也把柯思妮放开。

    他才刚刚松开了柯思妮,她就直接瘫倒了在地上,“爸爸……”

    “等着吧。”圣佛朗随口说了一句,便转身走入了休息室内另外一扇门内,不久之后又带着一个盒子走了出来。

    这次盒子当中装着的并不是什么首饰珠宝,而是注射器与一瓶子小小的粉末。

    圣佛朗先生眯起了眼睛,开始把瓶子中的粉末溶解并且装入注射器当中——毒瘾,一种很好地控制人的手段。

    这是圣佛朗先生……明哥早年还在帝都司令部的时候,一位前辈传授的经验,并且是十分有效的经验。

    “爸爸……我好幸苦……爸爸……给我……爸爸……”

    “哦,亲爱的,别着急,我马上会让你快乐起来的。”

    圣佛朗先生吃吃地笑了起来,然后翻开了柯思妮的手臂。

    注射器轻轻地弹了几下之后,针头便被直接刺入了柯思妮的身体当中。

    她依然辛苦地喘着气息,但这样的症状很快就平复了下来。此时,柯思妮的眼睛半睁半闭着,表情渐渐地也变得怪异起来,似是辛苦,也像是在发笑。

    至于圣佛朗先生则是把注射器收好,然后坐了下来,便抽着雪茄和喝着酒,边看着柯思妮此时的模样。

    大概十五分钟之后,柯思妮忽然完全睁开了眼睛,她看了一眼四周,手掌却用力地抓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十分的十分的用力。

    只是圣佛朗先生并没有看见。

    他见柯思妮已经清醒过来了,便淡然道:“去补补妆吧,用自己最好的一面却给我招呼这位所谓的‘神之使者’,尽可能地满足他的要求。我会给你制作机会的。”

    柯思妮点了点头,转身朝着试衣间内走去,背住了圣佛朗先生的时候,她却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内侧,眼神也变得更加的暗淡。

    此时,出去办事的生活秘书敲门而入,“先生,您让我特别留意的那位贝松先生已经到了。正如您说的一样,他确实带着一位带着面具的朋友过来,我已经把他们领到了宴会厅中了。”

    “很好,我马上就过去。”圣佛朗先生点了点头。

    ……

    贝松先生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用来宣传‘巴基神教’伟大之处的地方,因为十分善意地向自己所尊敬崇拜的‘神之使者’提出了建议:简单来说,就是可以在这里露两手。

    总的来说,巴基其实也是一个会接纳手下建议的人。

    他觉得贝松先生的这个提议很好,因此当场就给这里的一名原本就已经加入了‘巴基’这个教会的信徒施展了一个祝福术,另外也找了一名并没有加入教会,但是对教会持怀疑态度的地方官员,同样也扔了一个祝福术过过去。

    现场造成的效果十分的显著,尤其是在一些早早就已经加入了‘教会’,同时也是这次来宾的宾客的人的带动之下,已经有不少人私下与贝松先生接触,希望详细地交流一下‘教会’的事情。

    巴基自然是乐见其成,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秀这一波之后,自己每日又能够增加多少个额外的信仰单位。

    他发现女仆小姐给他的俱乐部Pad上面,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那就是能够通过抽奖的方式,以花费每次100单位信仰为代价,就能够转动一次这个抽奖轮盘。

    上面的东西可都是极好极好的,万一能够抽中的话,自然是赚了。

    “嗯……要不要直接来一个十连抽?”巴基这会儿搓着下巴,嘀咕道:“可惜十连抽居然没有保底,正是太黑了!”

    正在思考着如何转轮盘十连的巴基并不知道的是,宴会厅中,此刻正有一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视线的源头是一名倚在墙壁上的女人,只是周围的人仿佛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影国的女王,斯卡哈。

    “居然不是障眼法……”影国的女王眯起了眼睛,“似乎还在收集信仰……有点意思。”

    ¥¥¥¥¥¥¥¥¥

    PS:这是补8号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