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罪(3)

第一百九十八章 罪(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巴基被打晕在地上的姿势有些奇特。

    他的双手张开,脸贴在了地上,同时屁/股是翘了起来的,至于有没有咬到自己舌头什么的,影国的女王当然不会在意。

    斯卡哈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柯思妮小姐。

    她刚刚来到这房间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位柯思妮小姐似乎被控制了,并且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与此同时这所谓的‘神之使者’带着带着邪笑走向了这位柯思妮小姐。

    影国的女王不说是属于正义一方的一人,但也有些事情是不屑去做的——比如这种通过控制手段而强行占有女性身体的作为。

    斯卡哈此时伸出手指在柯思妮小姐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这之后柯思妮小姐整个儿便到了下来。斯卡哈把人接住,然后抱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放下。

    她再一次打量这柯思妮小姐,并且再次皱起眉头——因为在解开这位柯思妮小姐身上的控制的瞬间,她所感觉到的是一种十分圣洁的力量。

    圣洁……但同时会控制人的魅惑法术,并且同时使用之人用它来做着坏事。

    “怎么回事……”影国的女王眼中疑惑之色越发的浓烈起来——她忽然走到了巴基的面前,抬腿把人给踢翻了过来。

    斯卡哈盯着巴基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蹲下身来,把手掌覆盖在了巴基的脸上——直接把巴基脸上的假面给脱了下来。

    斯卡哈又撑开了巴基的眼帘,盯着他的眼珠子看了起来,并且抓起了他的手腕。

    “这家伙怎么回事……为什么身上充满了邪恶的力量。”斯卡哈沉吟着:“要异变成为恶魔吗……还是说是恶魔在现世的后代而返祖?”

    摇了摇头,斯卡哈决定不做更多的思量——这是路西菲尔让她来调查的,那么直接把这个‘神之使者’扔到路西菲尔的面前,大概就会清楚明了了。

    ……

    柯思妮小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平躺在了沙发之上,而身上还盖着了一张毯子。

    她有些疑惑地看着四周,却没能够看见‘神之使者’的踪影。柯思妮小姐皱了皱眉头,只是记得最后对方似乎朝着自己张开了手掌,那瞬间她好像感觉知觉失去了一样,“难道是精通催眠的高手……”

    柯思妮忽然手掌微微发抖,她开始咬着自己的手指。

    “爸爸的任务……失败了……”

    ……

    “突然就晕倒过去了?”

    圣佛朗先生是让秘书临时叫到了柯思妮的面前的——当时,他正在和市长热切地联系着感情。

    “对不起,父亲。”柯思妮低着头:“这个使者恐怕是一个精通催眠术的高手。我不知道他催眠了我之后,有没有从我的口中问出来什么。”

    圣佛朗先生的表情很是平淡,但并没有看着柯思妮,他只是看着窗外的夜幕,沉吟道:“你有做过抵抗催眠的训练,如果连你也不禁意间中了招的话……那么,我大概能够清楚为什么这个教会能够发展得这么迅速了。”

    “父亲的意思说,他所依仗的就是这种强力的催眠手段?”柯思妮脸色浓重。

    圣佛朗先生淡然道:“催眠只是其中的一种手段。大抵来说这种疯狂敛财的教会所用的手段,也就是催眠,致幻的药,各种的心理暗示还有欺诈……嗯,这样看来的话,原来只是这种伎俩而已,并不是什么更加特别的东西。”

    “特别的……东西?”柯思妮下意识问道。

    圣佛朗先生这才看了柯思妮一眼,缓缓地道:“我在监狱的时候,有碰见过一位柔术大师。他进来监狱不是因为犯了事,而是为了进来修行……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了会限制凡人想象的程度。”

    柯思妮沉思着圣佛朗先生这句话的含义,但圣佛朗先生此时却忽然道:“好了,我们现在过去宴会的会场吧。”

    “可是父亲,这使者现在还……”柯思妮连忙说道——这‘神之使者’,自她醒过来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倒是那位贝松先生还在宴会的会场,不过他恐怕要不了多久也会发现不对劲。

    贝松先生大概是一位自己的‘使者大人’这会儿正在和人愉快的畅谈人生之类的吧。

    “这种情况临时结束宴会,岂不是告诉别人,我们有些什么吗。”圣佛朗先生淡然说道,然后便直接推门而出,“出去吧,这生日晚宴才刚刚开始,我们的主角不能够缺席的。”

    “了解……”柯思妮吁了口气,连忙跟上。

    ……

    ……

    大教会的生活对于夏尔缇来说,还是有些不适应——尽管她来到这里的时间前后还没有满两天。

    一方面是因为大教会之中的人就比从前长大的修道院要多很多很多,白天前来的信徒也是源源不绝。

    这里的神父——也就是给老嬷嬷带来了手术资金,以及给自己提供学习机会的那位,他叫做巴巴隆。

    巴巴隆神父真的是一个慈爱的人——至少,目前来说夏尔缇是这样感觉。

    此时,已经完成了白天课程的夏尔缇正在与另外一名研修的修女打扫着教堂。这位一同参与研修的修女年纪与夏尔缇相若,名字叫做梅赛亚,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沉默的女孩。

    “梅赛亚,祷告室可以交给你吗?地板交给我来清理就可以了。”

    毕竟一直都与老嬷嬷生活在修道院当中,修道院上上下下的清洁工作其实都是夏尔缇一个人完成的,所以她心想着可以自己做多一些,就把比较轻松的祷告室清理交给这位新认识的修女。

    “不…不用了,地板还是交给我吧,我习惯了做这个。”梅赛亚此时摇了摇头:“我、我的手脚有些笨,很容易会弄坏里面的东西的。”

    才说完,梅赛亚就走到了夏尔缇的面前,伸手拿过了她手上的扫把,然后急忙忙地开动起来。

    祷告室就那么点的地方,能有什么东西弄坏的……夏尔缇忽然笑了笑,看来梅赛亚也有和自己一样的想法,都希望自己完成更为劳累的工作,然后把轻松的让给他人呢。

    “真是好呢……大教会。”夏尔缇的心情忽然变得好了起来——这几天以来,她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一会儿之后,梅赛亚就道:“我去倒垃圾了,夏尔缇。”

    “辛苦了。”夏尔缇微微一笑,接着便哼着圣诗中的曲子,开始清理着这里的祷告室起来。

    可就在此时,教堂的门忽然打了开来,一名身材发胖的男子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只见他叹气有叹气的样子,看着最前方的受难像,然后独自一人坐在了长凳上。夏尔缇看了一会儿,便直接走了过去。

    教会,是一个能够让人倾诉的地方……这是老嬷嬷一直教导她的说话。

    “先生,你有什么困难吗?”夏尔缇此时轻声地问道。

    这种事情或许由巴巴隆神父来做会比较适合,但巴巴隆神父这会儿正有别的事情在忙着。

    “你是新来的修女吗?我从前没有见过你。”这发胖的男人皱了皱眉头问道。

    “是的。”夏尔缇此时坐了下来,就在这名男人的旁边,微笑着道:“不过我从小就是在修道院长大的……假如你有什么问题的话,找我倾述也可以。”

    这男人忽然苦笑了一声,“你年纪看起来比我女儿也大不了多少,找你倾诉,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建议……我就这样坐一坐就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夏尔缇显然是一个被教导成为了热心肠的人,此时连忙道:“先生,或许我的阅历不足以让我给你什么有效的建议,但是单纯只是作为一名旁听者,让您能够稍微释放一下心中的烦闷,还是能够做到的。”

    这男人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叹气道:“好吧,我想我这个时候,也确实需要一位听众。”

    “怎么称呼呢?”夏尔缇微笑着问道。

    “凯奇,喊我凯奇就行了。”男人……凯奇此时吁了口气,“知道吗?我刚刚才从看守所中释放出来,是一个罪人。”

    夏尔缇依然微笑着:“凯奇先生,我们的罪在我们心存慈悲和感恩之心的时候,都可以被赦免。你既然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获得了自由,应该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凯奇苦笑道:“值得庆幸?如果我出来之后,我的太太跟着别的男人跑了,还把我的女儿也带走了,甚至把我的财产也卷走了……而我自己甚至把工作也丢了,你觉得我还能够觉得庆幸吗?”

    “这…这……”夏尔缇脸色一僵。

    她不是没有听过别人的倾诉,但大多数都是村子里面的人——村子中的村名平常也是一小小烦恼,并不会像是这位凯奇先生一样,遇到了这么多不幸的事情,以她的阅历,实在是不知道从何处开始安慰这位凯奇先生比较好。

    “你也不用安慰我什么,就像你说的,单纯作为一个听众就可以了。”凯奇先生此时看着前方的受难像,说着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

    从工作的时候开始说起,然后在押送囚犯的过程中反而被囚犯劫持,不得已之下帮助这名囚犯逃亡,后来因为这样而被警察抓了起来,虽然最终是放出来了,但却碰到了更多不幸的事情。

    “我有些时候在想,哪怕我已经作为一名信徒了,可是……祂是否有在关注我。”凯奇摇了摇头,苦笑道:“知道吗?在来这里之前,我甚至动了要不要抢劫的念头,因为我现在实在是身无分文,连饭也吃不上了。”

    “不能这样!”夏尔缇此时连忙抓住了这位凯奇先生的手掌,“凯奇先生,你不能够因为这样就放弃你自己,你既然已经从看守所出来,难道还有因为抢劫这种罪行而再进去一次吗?”

    “但是我会饿死……你要做什么?”

    只见夏尔缇此时连忙从衣袍的口袋中翻出了一个有些老旧的钱包,翻出来了一些钞票和硬币,“凯奇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因为我还没有正式的收入,只有这么多了,希望能够帮到你。”

    “你才多大。”凯奇此时看着夏尔缇送来的钱,嘴唇微微动了动,眼睛仿佛有些湿润起来,“我找过我的朋友,我的同事,甚至是上司,告诉过他们我的经历,但他们却不愿意向我伸出援助,反倒是你一个陌生的孩子,居然原因帮我……”

    夏尔缇此时站起身来,伸手按住了凯奇的额头,轻声道:“主啊,请你拯救眼前的迷途羔羊,让他不要误入歧途之路。主啊,我在这里恳求你……”

    凯奇听着听着,时间仿佛停顿了下来,突然间,他忽然开始抽噎起来,流泪痛哭。

    夏尔缇便坐在了他的身边,默默地陪伴着,直到好一会儿,这位凯奇先生才缓缓地吁了口气,“年轻的修女,谢谢你,我好很多了……我能够知道你的名字吗?”

    “夏尔缇。”

    “夏尔缇小姐。”凯奇这会儿笑了笑:“很感谢你今天能够听我唠叨这些,虽然对我来说现状并没有改变什么,但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这已经是一种现状的改变了,凯奇先生。”夏尔缇高兴地笑了笑:“没有什么,比打起精神更加的重要。”

    凯奇深呼吸了一口气,抓起了夏尔缇送来的钱……紧紧地握在了手中,“夏尔缇小姐,我确实需要这些……但是,但是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只要我能够度过这个难关的话。”

    “没事的,我在这里基本上不花销。”夏尔缇摇了摇头。

    “夏尔缇小姐,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受人爱戴的修女。”凯奇此时认真地说道,“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我今后能够常来,找你倾诉吗?”

    “当然!”

    “我一定还回来的,夏尔缇小姐。”

    凯奇先生带着一丝轻松的神情,以及似乎对生活有重拾了希望的愉快,缓缓地走了出去。

    夏尔缇此时伸了伸懒腰,看了一眼教堂前的受难像,忽然捂嘴偷笑了一下……会成为受人爱戴,出色的修女什么的……

    哎呀!

    ……

    ……

    斯卡哈突然见出现在了路西菲尔的面前,此时路西菲尔正慵懒地躺在了沙发上,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斯卡布把手上拎着的巴基直接仍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路西菲尔的目光一转,看着那被扔到了自己面前的家伙。

    “这不是你让我去调查的吗。”影国的女王此时淡然道:“想要知道什么,直接问问就行,这家伙就是新兴教会的主脑。”

    “呵?”路西菲尔顿时眯起了眼睛,然后用脚丫踹了踹地上的家伙,方才蹲了下来,看清楚对方的模样。

    “真的是你啊……巴基。”路西菲尔的声音顿时有些阴沉起来。

    因为即便是巴基就在她的面前,她也无法感应到,她与巴基之间曾经有过的契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