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九十一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53)——认知扭曲

第九十一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53)——认知扭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但剥落的不仅仅只是这些兵马俑身上的彩绘层。

    当大块大块的陶层从这些兵马俑的身上剥落,继而落在地上,然后碎开之后,那兵马俑所暴露出来的,显然并非死物。

    他们……或者说它们,一个个脸容枯槁,皮肤不知道是否在漫长的岁月当中因为与陶土粘合得太紧密的缘故,已经彻底变成了灰偏黑的颜色。

    它们……低着头。

    但它们当中,很快就有抬起头来的……它们闭着眼睛,但很快,就又有睁开眼睛的。

    咔嚓,咔嚓,啪咖……

    一具具的兵马俑身上的陶层终于彻地剥离了开来,一阵灰色的泥尘在它们的脚下扬起,空气中充满了一种腐败的味道。

    宋家的子弟兵们在这瞬间的第一反应是举起了手上的现代化武器,兵器纷纷朝着宋昊然等人靠拢而已,至于李家的老师傅们此时反应则是要慢上一些。

    至于铃木会的打手,这会儿看看他们脸上惊恐的表情……大概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有所反应吧。

    “这…这到底是什么……”

    有着数十年下墓经验的阿七先生,从未见过如此诡秘的事情……下墓,尤其是下那种古时代的墓穴,有时候确实会碰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李家这个古老的倒斗世家这么多年来也积累了相当的知识,可以让阿七先生他们从中获得解决的办法。

    只是……兵马俑当中藏着活生生的‘人’——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在李家任何记录上出现过的事情!

    “它们又动、动了!”

    木向华惊慌的声音在这会儿响起,此刻的他双腿直哆嗦着,脸色苍白……大概还有一丝的后悔之色,想来后悔的事情是为什么当初会从泷泽家的手上接过这份工作!

    但不管木向华此时如何的惊恐,众人确实需要面对这个问题——这些从兵马俑当中走出来的‘怪人’,此时正缓缓地朝着众人走来。

    而第一个,已经自那坑内爬上来了!

    嘭——!

    墓室当中,猛然响起了枪声!

    子弹精准地射击在了这个爬上来的‘怪人’的额头正中央,强大的冲击力,顿时让这‘怪人’的头颅向后仰去。

    它停下来了,但依然站着!

    此刻四周静得可怕,所有的视线几乎都集中在了这个爬上来了的‘怪人’的身上!

    猛然,它仰后的头颅突然低了下来!

    它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并且各自流出了深红色的泪水……血泪!它额头上的弹痕,也一样留着暗红色的鲜血。

    一道低沉而压抑的咆哮自它的嘴中发出,面对着这致命的攻击,它不仅仅没有死去,甚至似乎进入了发狂的状态——它猛然飞扑而来!

    砰砰砰——!!!

    手握着冲锋枪的几名宋家的子弟兵,此刻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扳机,子弹随即疯狂地喷射在了这怪人的身上。

    弹壳也密集地落在地上!

    疯狂的打击之下,飞扑而来的这名‘怪人’的身躯最终被拦截了下来——如今它的身体就像是一块千苍百孔的木板。

    它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噗——!

    它此时倒在了地上,但手掌却朝着上方抓去,这一个动作,把原本神经就绷紧了的一名宋家子弟兵猛一下地又按下了扳机。

    子弹打在了这‘怪人’的手臂之上,直接把它打下。

    这‘怪人’此时再没有动作。

    它的眼睛已经闭上,然而诡异的是,在这狰狞的脸上,此刻却浮现出来了一道更为诡异的微笑。

    “它……它在笑?”不知道是谁的声音。

    “终于等到了解脱,笑一笑很正常。”

    但接下来的声音,众人却是认得……这是铃木家的少爷,铃木春心的声音——众人下意识地朝着铃木春心看来。

    只见‘铃木春心’此时直接走到了这‘怪人’尸体的旁边,蹲下了身来,摸摸这摸摸那,才缓缓道:“这些人早就死了,只是被炼成了活死人。他们生前的魂魄也被人用某种秘法禁锢在了活死人的身体当中。”

    说着,‘铃木春心’站了起来,脚一抬,就把这‘怪人’的尸体踢下了前方的坑捏,“被囚禁了两千多年,永不见天日,现在魂魄既然能够得到超脱安息,高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铃木少爷,你怎么知道这些?”好奇的人是宋昊然。

    他的眼睛此时盯紧了这个给他感觉似乎有些不一样的铃木家的少当家。

    ‘铃木春心’此时别过脸来,轻描淡写地看了宋昊然一眼,胡扯道:“阴阳师知道吗?我懂一些阴阳师的手段。”

    众人你眼看我眼,惊讶于这位铃木家少爷解释的同时,又不得不去尝试相信这样的解释——毕竟,活着的人从两千年的兵马俑当中走出,并且让子弹爆头还不马上死亡,就已经足够颠覆人的认知。

    “铃木少爷,小心啊!”此时,木向华惊叫了一声。

    原来,在‘铃木春心’的身后,一个又一个的‘怪人’此时纷纷从坑内开始爬出!

    它们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样,此刻已经全部挤到了这坑内的边缘处!

    这恐怖的一幕,送手持枪械的人,再一次捏了把冷汗,急忙忙地再次举起了自己的武器。

    但‘铃木春心’此时轻哼了一声,也不见他有多大的动作,只是翻开了手掌。他的掌心处一道紫芒浮动,继而冲射而出!

    一瞬间,那紫芒大作,竟是瞬间照亮了这墓室的每一个角落——当这些紫芒照射在一个个‘怪人’身上的时候,这些‘怪人’竟是纷纷停了下来。

    它们充血的眼睛缓缓地闭上,然后低下了头,在没有半点的动静。

    “不用担心,我暂时让这些家伙的魂魄沉睡下来了。”‘铃木春心’手掌插入了裤袋当中,淡然道:“驱动活死人身体的是里面的魂魄,魂魄安静下来,这些活死人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再说……”

    ‘铃木春心’的目光扫过了那些装备精良的宋家子弟兵,忽然冷笑道:“它们也未必能够打得过。毕竟你们人类的武器,杀伤力还是很不错。”

    并没有人去注意到这位铃木家少爷所谓的‘你们人类’的这种说法……或许其实听进去了,但大脑此时关注的点也并不在这里。

    因为眼下的这些‘怪人’已经安静下来,就似乎免去了一场灾难,众人自然下意识地安心了不少。

    “哈哈哈!不愧是铃木少爷!”木向华此时屁颠屁颠地跑到了‘铃木春心’的身边,献眉了几句。

    ‘铃木春心’也懒得理会……事实上,要不是因为被某个藏起来的恐怖大能‘威胁’着,八歧才懒得理会这些盗墓者的死活——或者它更加欢喜地能够看见这些盗墓者死亡,那样它就能够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不少的灵魂。

    “你们也看见了吧。”‘铃木春心’此时看着张罄蕊与宋昊然,“这墓室里头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简单。或许你们从前有过不少的盗墓的经验,但这个墓接下来的路,恐怕不是你们能够面对的……我劝你们,如果想要撤离的话,趁现在还早。”

    木向华一愣……这铃木少爷一路上不是对皇陵中的东西志在必得才对,为何此时却反而有种要退走的意思?

    并不仅仅只是木向华,张家和宋家这边的人看着‘铃木春心’也多少有些不解。

    ‘铃木春心’当然知道眼下众人心中的想法,但是……但是它也很无奈啊,它能怎么办?

    那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大佬说了,让这些人安全出去……那么为了自己能够苟住,它和廉贞也只好护着这群家伙。

    但是那个神秘大佬的意思又十分的模糊……这保护到底是怎么保护法?

    是保护他们一路长驱直进,直到最后获得皇陵重宝呢,还是说就算自己和廉贞暴力出手,把这些人全部驱赶出去也在允许的范围?

    当然,后者也只是八歧自己想想而已——那神秘大佬都让自己和廉贞充当保卫了,自然不会愿意看见这群家伙受伤——但这未尝不是一个思考的方向。

    既然没有提到到底是进去还是就此出去的话——假如提出离开的人是张家或者宋家这边,那么是不是代表并不违反这个神秘大佬的某些底线?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能够劝退这群家伙的话,就能够很好地完成这个神秘大佬的任务——作为奖励,它和廉贞都能够在离开之后获得恢复——尽管只是目前恢复程度下调了百分之七十之后的程度,但也算是能够节省它和廉贞好几年的时间。

    当然,劝退的目的并不仅仅只有一个。

    比如八歧并不承认但本质上是十分小气的家伙——既然暗中有着这么一个神秘大佬在背后,但他又不冒头,反而就这样让张家和宋家在这里折腾的话,是不是代表这个大佬有些不方面出面的情况——比方说,这位大佬出于某种原因不能够亲自进入这个地方——但是他确实又想要得到那皇陵深处的秘宝呢——并且,这位大佬想要得到的意图又不是很强烈,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种操作——让它和廉贞一路保护——也就是说:一切随缘之类?

    只不过。

    ——既然我得不到,别人也不要打算得到啊……

    有着这样想法的八歧,这会儿就十分愉快地进行着劝退的工作了。

    八歧的想法并不是复杂,边上的‘铃木雄一’……廉贞马上就看穿了它的想法,所以它并不做声——它对随侯珠并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只是八歧。它自己的到来,更多是被八歧缔结的那个共生的契约所绑架,因此它此时更加乐得清闲。

    只是这两难兄难弟都没有考虑过一件事情!

    那就是出现在这个地方的诡异兵马俑活死人,以及‘铃木春心’的手段,都已经不是科学所能解释的事情——它们本身,正在疯狂地冲击着众人的认知。

    宋昊然是敢于作死的人——他喜欢作死……嗯,冒险源自于一颗安分的心。而这种风格,在他得到了太阳神的徽章,拥有近乎不死的能力之后,就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种宛如病态的情况。

    这皇陵深处还有些什么呢?

    他实在是很感兴趣啊……这铃木春心所谓的阴阳术有多厉害呢?他也很想要见识一下!

    但阿七先生并不这样考虑。

    这次开发皇陵,虽然有着李家的夙愿成分在内,但他更加需要做的是保护张罄蕊的安慰——就算李家祖上有规矩,但凡李家后代都需要进入墓地也好,家里的老夫人也不会希望看见小姐置身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的当中——本来,世界上的墓地多不胜数,不一定要在这个皇陵完成李家对后人的试练。

    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顿时在这里碰撞。

    “我打算再深入看看。”宋昊然此时率先开口道:“既然铃木少爷精通阴阳术,我相信一定能够好好地护卫我们的周全的……我说的对吗?”

    他忽然想起了之前铃木春心对阿七先生说过的话,此时就更加好奇,到底是什么促使铃木春心的这种行为了。

    “对不起,这次开发,我们李家退出。”阿七先生此时却沉声道:“木向华先生,很抱歉中途退出。关于这次合作,你已经支付的订金,我们会按照行规给予你补偿。”

    张罄蕊张了张口,但并没有在这里反驳些什么。

    她清楚什么时候自己可以是小姐,而什么时候自己应该听从……这墓地当中那兵马俑活死人,已经让她萌生了退意。

    李家这边打算退出,宋昊然也不打算拦。

    他反而是把宋家的子弟兵给召集了起来,直接道:“你们也看见了,这里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接下来,不是宋家的行动,而是我个人的行动。从这里开始,你们可以自己选择,到底是跟着我,还是在外边等我。”

    “军师!你又来这一套!哈哈哈!”

    “咱们出生入死,每次到了最后关头你总是这样,无聊不?”

    其中一个更加是直接举起了手上的冲锋枪,狞笑道:“这个铃木少爷不是说了吗?咱们这些东西,杀伤力很大的,怕个卵!”

    果然是一群疯子……

    阿七先生冷眼地看着宋家这群嗜血的家伙,摇了摇头……暗道和宋家打交道,实在是不宜太过深入。

    宋昊然此时邪魅一笑,便道:“行,随你们。不过你们这里必须给我抽出来几个人,给我把洛邱送出去。”

    说着,宋昊然便转过身来,“接下来,可就不是普通的冒险游戏了,对你来说还是太……”

    只是宋昊然的话没有说完便停了下来……因为洛邱不见了。

    “人呢……”宋昊然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你们,看见他了没?”

    “军师,你说看见谁了?”一名宋家的子弟兵好奇地问到。

    宋昊然一愣,皱了皱眉头,“就是…就是……就是谁来着?不是应该还有人跟着我一起进来才对?”

    “军师,没有别人。我记得很清楚。”

    “是吗……”

    宋昊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七叔,我也感觉好像是少了一个人……”张罄蕊此时疑惑地看了身边的阿七先生一眼,低声问道。

    阿七先生此时却奇怪道:“少了谁?”

    张罄蕊摇了摇头,迟疑道:“感觉是很重要的人,感觉他刚刚还在我们的面前说过话,感觉……想不起来了。”

    阿七先生道:“我们人都齐了。至于宋家那边,让他们自己去操心吧,如果真少了谁,他们也会着急的……总之,小姐,此时不宜久留,我还是先送你出去吧。”

    张罄蕊点了点头……心中那种少了谁,不协调的感觉正在慢慢消退。

    只是在临走之前,张罄蕊让人把那些兵马俑身上剥落下来的一些陶土给装上了一些。

    中国紫,中国蓝……

    她不知道为何,总是有点在意。

    ……

    不久之后,李家就把所有的人手都集合了起来,并且开始撤离。

    八歧谁说对于这种结果并不满意,但也乐得少了一些李家的人,这样它和廉贞的工作相对来说也减少了许多。

    宋昊然这会儿走到了其中一名静止了的‘怪人’面前,伸手捏了捏这‘怪人’手臂上的肌肉,啧啧称奇道:“这肌肉可真扎实,像是钢铁一样……可是这些家伙,生前似乎不像是士兵?”

    “可能是皇陵完成了之后,被埋葬在这里的工匠吧。”‘铃木春心’此时淡然道:“宋少爷,既然你们决定继续前进了,那就无所谓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宋昊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铃木春心’不发一言,直接走在了前方。

    此时‘铃木雄一’走了过来,低声道:“这些活死人身上的魂魄,你不要?”

    ‘铃木春心’摇摇头道:“这些魂魄困在了活死人身上,早就消耗得差不多。只不过在活死人身体中还能够保持着,一旦解脱了,就直接消散了,一点食用价值都没有……说起来,你又没有感觉好像真的少了谁?”

    ‘铃木雄一’沉吟了一下,“好像是有,也好像是没有……难道说?”

    “恐怕是我们的认知都被扭曲了。”‘铃木春心’此时满脸阴沉道:“这大佬可真的是危险啊……”

    ……

    ……

    墓室很快就变得空空荡荡……除了那些被静止了的活死人之外。

    不管是继续前进的,还是已经离开的,脚步声都在远去,直到已经听不见。

    洛邱缓缓地在众多的活死人身边走过。

    “你们已经没有什么是可以用来交易的了。”

    他的声音很轻。

    “不过我挺爱听故事的。”

    洛邱走到了一名活死人的面前,他伸手在这活死人的额头上轻轻一点。

    它的身体便在此时湮灭,仅剩下一团若有若无的微光,落入了洛邱的掌心当中。

    他把这微光捧到了自己的耳边,闭上了眼睛,倾听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