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七章 刹那间的黑暗

第七章 刹那间的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任紫玲牵头,找了一档子喝奶茶的地方坐了下来——在家里,她基本上是吃不到任何垃圾食品的,高甜的,高热的,基本上不存在于家中任何能够藏东西的地方。

    只不过过了三十,完全放飞了自我的任嬷嬷已经不太在意身材的事情,很是痛快地点了一杯焦糖味,大杯的。

    亚纪子买单。

    任紫玲八卦的职业操守一下体现了出来,不是同情这个跳舞的女孩,反而是怒气不争,“什么,你们认识了几天就好上了?我的天啊,这种异国异地的一见钟情还能相信,姑娘啊,你真是太年轻了。你就没想过,他就只是玩玩而已嘛?”

    “他…他不是那样的人。”

    任紫玲摇了摇头,从女性的角度来说,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点醒一下这孩子……不过,这孩子也真是痴情,为了找一个渣男,千里迢迢来到这个地方,举目无亲,钱财用尽,不仅仅人没有找到,还只能露宿街头,靠着一点儿的才艺,在街头赚点生活费——可即使这样,也没有想着离开,也是实属不易。

    看着女孩忧心忡忡,捧心哀伤的模样,任紫玲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

    亚纪子这会儿却悄悄地招了招手,让任紫玲过去——任紫玲皱了皱眉头,和女孩说了一声之后,才走到亚纪子的面前。

    “任姐,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我还在想呢。”任紫玲沉吟道:“要不,咱们帮帮她?”

    亚纪子道:“能怎么帮……这种事情,其实也很正常的吧?等她看清楚现实之后,自然就会回去的,我们也帮不了什么啊,毕竟是感情的事情。”

    任紫玲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这大姑娘的,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能忍心看着吗?”

    亚纪子迟疑道:“可…可万一这是什么新型的骗局怎么办?我听说现在的骗局都高明,套路很深?”

    任紫玲倒是笑了笑,“你小心点是好事。不过那也得看看人……你看这女人,不管放到什么地方,我敢打包票,都有精虫上脑的男人买单。有像她这种硬性条件的,做什么赚不了钱?再说,即便是骗局好了,可也总不会选择骗我们吧?我有什么好骗的,每个月的薪水扣掉之后,连一顿火锅都刷不起好吗?”

    “可…可我还是觉得小心一点比较好。”

    任紫玲拍了拍她的肩膀,忽然又道:“万一是真的呢?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孩子千里迢迢来找爱人,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入手的故事嘛。再假设这个男人没准不是个渣男,而是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又是一个赚人眼球的故事啊,尤其是你这种小女生。”

    亚纪子愣了愣,“任姐,你该不是稿子写不出来,看到什么都觉得……”

    任紫玲和善地抓住了亚纪子的肩膀,“你说啥?我听不太清楚啊?”

    感觉肩膀上的爪子渐渐用力,亚纪子连忙住了口。

    任紫玲改抓为轻拍,“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

    “我…我要不还是走吧?”

    女孩有些不安地看这这间相对简单,但异常干净的房子,看着热情把自己带回家中的任紫玲说道,“真的不用麻烦你了……刚才打赏的钱找回来了,我可以找家招待所的。”

    “那种小地方更加不安全。”任紫玲摆了摆手道:“没事,我家里没什么人,就我还有我儿子一块住而已。”

    任紫玲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包包,头也不抬。

    “你儿子?”女孩有些愕然地张了张口。

    “我前夫的儿子。”任紫玲耸了耸肩,很是随意。

    “那…那你的先生?”女孩似乎更加诧异这当中的关系。

    任紫玲淡然道:“几年前,意外身故了。”

    “对不起。”女孩低声道。

    任紫玲耸耸肩道:“孩子,你要在我这里住下来,哪怕只是暂时住下,也是有规矩的……我家的规矩就是,不谈不开心的事情。”

    “那…那你儿子呢?”女孩看了看时间,快要到晚上十点了。

    “大概快回来了吧?”任紫玲随意道:“我这儿子性格比较古怪,也不爱怎么说话,只不过最近谈了个女朋友……哎呀,说起来这死小子,好久没有带女朋友回来了,也不知道感情好不好……啊哈哈,不好意思啊,不说这些了。要不,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我呢,别的不怎么,不过找人还是有点办法的。说说你男朋友的事?”

    女孩点了点头,开始沉默起来,似是在回忆。

    “他……他的名字叫做john。”她此时看着没有打开屏幕的手机,手指轻轻抚摸着手机的屏幕,轻声道:“他很温柔,平时虽然不多说话,但是只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总会不知不觉就吸引人的目光。嗯,平时也很安静,好像什么事情都不会生气一样,又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够清楚。我们,是在一次事故中认识的。当时,我们都掉进去了一个很冷的地方……”

    “很冷的地方?事故?”任紫玲好奇道:“滑雪吗?”

    “是一个冷藏库。”女孩微微笑道:“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不过中间有一些比较复杂的原因。”

    “嗯…也不是很奇怪。”任紫玲耸耸肩道:“这年头怪事情多得海里去了。不说你的,前几日我就还在……没什么了,你继续吧。”

    女孩点了点头:“在那之前,我甚至不曾真正认识他,总感觉还有点抗拒他的。只不过,在冷库里面的时候,反而十分的让人感到安心。好像感觉,只要他在身边,就不会容易出事。”

    任紫玲道:“人在危险的时候,很容易产生依赖的感情。男女之间,碰到同生共死的事情,也是容易迸发出感情……这或许不是真的喜欢吧?”

    “或许吧。”女孩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你也说的对吧。”

    “那后来呢?”任紫玲追问道:“你们就好上了?”

    女孩轻轻地仰起头来,时而微笑,时而苦涩,“我们…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很不错的时间。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可没想到忽然有一天,John忽然就不见了。不管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我几乎用尽了一切的方法,最后才打听到他是来自这个城市的。”

    “你…你就没想过,这家伙,这个john只是玩玩而已?”任紫玲最终还是忍不住骤起眉头。

    女孩低着头,却悄然轻抚着自己的腹部,低声道:“不管怎样也好……有些事情,我都想要让他知道的。最起码……也需要一个答案。”

    看着女孩的动作,任紫玲心中大叫了一声卧槽……见得太多的任嬷嬷哪能还能不知道这女孩这个动作背后意味着什么啊?

    “几…几个月了?”

    “两个多月了……”

    “你放心吧。”任紫玲忽然抓住了女孩的手掌,“只要这个渣……嗯,只要这个人还在这个城市,我就肯定有办法给你搜出来!”

    “谢谢你,任小姐。”女孩感激地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能够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别任小姐的了,喊我的名字吧?要不喊我姐也行,反正我比你大几岁。”任紫玲笑了笑,“宋樱对吧?那我就直接喊小樱了。”

    “嗯……”女孩……小樱点了点头。

    开门的声音。

    “哦,应该是我家的死小子回来了。”任紫玲此时站起了身来,忽然想起来什么,便道:“等下你别太奇怪,我这儿子年纪有点儿大。”

    小樱点了点头。

    只见任紫玲踩着拖鞋走到了门前,“小子,你舍得回来了?去什么地方鬼混了?还有啊,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准儿媳带上来啊?我都多久没见了,你这是要愁死我啊!”

    洛邱皱了皱眉头——不是因为任紫玲的话,而是因为看见了任紫玲身后的女孩。

    “哦……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任紫玲这会儿转身道:“这孩子叫做宋樱,她碰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我打算暂时让她在这里小住几天,你没有问题吧?”

    只见小樱此时看见洛邱之后,脸色微变,随后小手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唇,泪水就开始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声音沙沙地道:“john……john,真的是你吗?我真的没有做梦吗?”

    我们来回顾一下现场吧。

    只见任紫玲此刻小嘴微微张开,这种张口不是固定的,而是持续的……张着张着就有种快要掉下来的感觉。

    她颤抖着手,指了指小樱,随后脖子僵硬地转了过来,颤抖的手指向洛邱,瞪大了眼睛,“他他他他很温柔,不怎么爱说话,很很…很是安静……我的妈呀啊!!!你就是那个渣男?!!还用的假名字??”

    洛邱:“?”

    却见小樱此时一下子冲了过来,扑向了洛邱,似乎是用力过猛的关系,一下子就把人抱出了门口。

    只听见宋樱低声道:“配合我一下,关系你父亲的。”

    洛邱轻轻皱了皱眉头。

    ……

    ……

    任紫玲着急地在客厅里面来回地踱着步,眼睛是不是就瞄到了阳台的位置——只是阳台的推拉门已经锁上,她基本上听不到洛邱和宋樱的谈话,只能够看见两人的动作。

    此时,洛邱背着,完全挡住了宋樱……只是,能够看见宋樱应该是捂住了嘴巴,身体微微颤抖着,应该颇为激动的模样。

    “john……洛邱……john……我儿子?渣男?”

    任紫玲心急如焚,“我的天啊……难道这小子,这几年一直都背着我抽烟喝酒纹纹身,背地里已经学坏了?不会的不会的,不要自己吓自己,不会的,不会的……”

    “啊……怎么办?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卧槽??我真得要做奶奶了?奶奶?嗯……”

    ……

    随意看了一眼客厅里面任紫玲的模样,洛邱目无表情地看着宋樱……宋樱捂住是捂住嘴唇了,可是不是哭泣,而是在十分努力地忍住自己的笑容。

    “不、不好意思哈,真的忍不住。”宋樱吃吃笑道:“真是不容易啊,要你能露出这种一脸懵逼的样子……这可是宋昊然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哈哈哈哈!!!”

    洛邱看着宋樱没有说话——严格来说,是他大意了。

    洛邱是不会在回家的时候,启动他作为老板的能力……只要在回到这个家的时候,他会把自己彻底当作是凡人。

    收回感知,收回一切的能力,单纯只是一个最接近人的形态,推开这间还有二十几年贷款房子的门。

    宋樱渐渐就笑不出声来了,手掌放下。

    她看着洛邱此时目无表情的样子,忽然心中有些没底,一种强烈不安的心情促使着她口齿也顿时变得不利索起来,随后心中一乱,“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只想开个玩笑……谁,谁让你平时都这样淡定。我就想看你大吃一惊的样子……对、对不起,等会我解释清楚的,你放心……”

    宋樱渐渐已经抬不起头来了。

    她手指下意识地抓紧了衣角,似乎是真的带着了哭声,语无伦次,“我…我不知道……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太吓人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在自己外祖父面前,在所有宋家人面前,甚至曾在自己面前,是那样如同春风般的男子,会有这样的面孔。

    她甚至也不知道,原来自己害怕起来的时候,会这样的……弱,如此的低声下气。

    “只要是没有恶意就行。”好久,洛邱才缓缓开口说了一句。

    当宋樱再次抬头看着洛邱的时候,似乎那个恐怖的他,仅仅只是一个错觉……他又一次,像是田野里的春风般,轻柔得让人忍不住变得舒服起来。

    那种让她一瞬间感觉到自己已经卑微如同尘埃似的感觉,也消失一空……但她的心跳,并没有平复下来。

    “先把你的模样收拾一下,起码让自己看起来轻松点。”洛邱淡然道:“客厅里面的那个女人,脑子容易胡思乱想。”

    “你…你不生气了?”

    纵然那种感觉消失了,可宋樱却还是感觉自己莫名其妙有些弱……这可不像是她平日里强势的作风——她连自己也甚为的不解。

    “我说了,只要是没有恶意就行。”洛邱此时看着宋樱,冷不丁问道:“先不说这个,你刚才说什么……我父亲?”

    宋樱也似乎找到了很好的能够缓解这种气氛的机会,连忙点了点头,“其实,这次我来这里,是我外公让我来的。我们查到,你父亲当年的死,好像不是意外……有可能是人为导致的。”

    忽然间,整个城市都彻底暗了下来……全城的电力,仿佛在这瞬间彻底断裂。

    不仅仅是这个城市。

    若然从卫星云图看去,会发现,大片的国土,国土之外,甚至在这月夜半球之中的一切,在这瞬间都彻底陷入了黑暗当中……或者,被黑暗所笼罩着。

    黑暗中,宋樱无法看清楚洛邱的脸……但总感觉,他此时的模样,似乎是不愿让人看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