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二百五十章 太阳之城中的公主

第二百五十章 太阳之城中的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但不管眼前的这个阿里亚到底是什么来历,此时在克劳迪娅的心中,隐约有一种荒诞的愿望她甚至希望她的父亲,谢嘉图教授,也会自这巨大石门的通道内走出。

    哪怕仅仅只是半年前的他也可以。

    克劳迪娅不禁让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可是突然变化成为沙子的奥托以及阿里亚,以及重新从门内走出来的奥托和阿里亚,却是她这二十年来所学的一切知识都无法解释的事情。

    “我我想进去看一看!”前一刻还在犹豫着,甚至萌生了退意的克劳迪娅,此时脸色凝重地看着洛老板说道:“我有种感觉或许里面,真的可以找到真相。”

    “不害怕吗。”

    克劳迪娅点点头,又摇摇头:“怕但我更想要知道真相。”

    洛老板俯身将装有了神灯的背包给捡了起来这是奥托先生的背包已经变成了沙子的那个奥托先生。

    洛邱忽然将这个背包交给了克劳迪娅。

    “这个是”克劳迪娅打开看了一眼,发现里面的赫然是她之前送出的破旧油灯,不禁有些不解不知道这新同学这个举动背后有什么意思。

    老板眨了眨眼睛道:“或许碰到危险的时候,真的可以召唤出精灵来。”

    “你啊!”克劳迪娅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她这两天翻白眼的次数估计已经超越了这二十年来的次数。

    但她还是默默地将背包背上虽然这种说法十分的荒诞,但不知道为何,伴随着相处的时间越长,她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相信洛所说的话。

    “你们要进去?”一旁正在摘果子吃的阿里亚见状,连忙跑了回来,“不等一下吗?你父亲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了吧?”

    “他早就出来了。”克劳迪娅随口说着,便不再理会阿里亚,与洛邱一同走入了石门当中。

    留下了阿里亚在外边,挠挠头,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样的执着要走进去里面他抬头打量了一眼这巨大的神庙,只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觉。

    他席地而坐,坐在了一堆沙子上,不知道为何心中突然变得悲伤起来,眼泪便不受控制地唰唰流下。

    “见见鬼!”

    洛老板还是提着他那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提灯光源虽然不强,但是在漆黑的通道中却意外地能够照射出很远的地方。

    安静,重复以及黑暗的环境,很容易让人的精神变得紧张起来有人说,只要将一个正常人囚禁在一个完全漆黑的房间内三天三夜,就足够让人的精神临近奔溃的状态。

    克劳迪娅隐约有些烦躁起来,下意识便抓住了洛邱的手臂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绝对防御这种机制的洛老板此时任由克劳迪娅就这样抓着,感受着克劳迪娅手指时强时弱的力度,洛老板忽然说道:“如果你看见另外一个自己,你会怎样。”

    “另外一个自己?”克劳迪娅不禁一怔,但想到已经变成沙子的奥托二人,以及重新出现的他们,却有有些毛骨悚然起来,“可能会感觉到恐惧,甚至有一种自己可能是虚假的想法?”

    洛老板眨了眨眼睛,好奇道:“觉得自己才是虚假的?一般来说,不应该是认为对方才是虚假的?”

    克劳迪娅耸耸肩,“我照镜子的时候,常常也会觉得自己像是虚假的一样大概是我的思维模式和别人不一样,也有可能是心理压力比较大的原因你呢,如果是你,你会有什么感觉?”

    “大概不会有这种可能。”洛邱淡然说道。

    克劳迪娅张了张口,不满地看着洛邱,“哪有这样的?只需你问别人,不允许别人问你吗?”

    洛老板笑了笑,淡然道:“因为这种假设不会成立,所以我在已知道不会成立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去预估这个问题下自己的反应会是什么你就当我回答不了你吧。”

    “理性?”克劳迪娅皱了皱眉,又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你确实一直很冷静,是一个比任何人看起来都还要理性的家伙。”

    洛老板此时稍稍有些向往般地道:“我也有不理性的时候的我也有过的。”

    克劳迪娅只当这是对方经历了许多的成熟之言。

    这就像是一个沧桑的老男人用着平静的口吻叙述着年少无知的时候般她突然感觉洛与奥托很像变成了一堆沙子的那个奥托。

    “如果你有什么想要找人倾述的话,我”

    她的话很快便让洛老板给打断只见洛老板此时随意说道:“我们好像追上了新的奥托先生。”

    克劳迪娅一惊,往前看去,确实是隐约看见了一道人影,此时正站着不动看衣着,确实就是刚刚的那个新的奥托先生。

    奥托先生所站着不动的地方,是一处入口有门,这是一扇比外边的巨大石门要小一号的青色石门,两扇门扉之上有着许多的铭文,除此之外,门上还刻着一个巨大天秤的图案图案让两扇门扉一分为二。

    奥托先生此时正拿着笔记本,在记录着门扉之上的铭文,似完全没有在意身后已经有人到来。

    “这上面写了什么?”

    或许是因为已经与上一个奥托认识的关系,此时面对着这个和自己不认识的奥托先生,克劳迪娅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语气自然就随意了些,不像陌生人之间。

    “世间之恶,世间之善。”奥托却没有在意克劳迪娅的口吻,自顾自地说道:“门的后面有衡量善与恶的东西是审判的地方,罪人不应该进入。”

    “罪人?”克劳迪娅愕然,只是看着面前的这扇大门。

    这里已经没有其它的通道了,似乎只有打开这扇大门才能够继续深入,只是这门看起来虽然比外边的巨大石门要小一圈,但它的质量显然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推开。

    十个八个的成年人怕也是没有这个力气。

    “或许有什么机关之类。”克劳迪娅想了想,“可以打开这扇门的机关这里,是不是有个凹槽?”

    她指着左边门扉下方的一处,这里确实存在一个凹槽,似是一只眼睛的模样。

    奥托先生此时皱了皱眉头道:“相传荷鲁斯与赛特争斗的时候,曾被赛特挖出了左眼,这里缺的似乎是荷鲁斯的左眼这对于神灵来说应该是一件耻辱的事情,这座太阳神荷鲁斯的神庙,不应该用这种开启门扉的道具才对。”

    对于古埃及文明了解并不是很深的洛老板此时好奇问道:“赛特是谁。”

    奥托先生回头看了一眼,但并没有理会,只是一个劲儿地观察着门扉上的铭文。

    克劳迪娅便凑了过来,轻声说道:“相传赛特是荷鲁斯的叔叔,他们之间有过一段长达八十年的争斗。古埃及人相信,赛特是大地的神灵,掌管着沙漠,风暴以及战争,是力量之神。与之相反,荷鲁斯则是天空之神。简单来说,赛特与荷鲁斯是仇敌的关系但事实上,赛特也曾作为古代法老的守护神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洛老板点了点头,随后将自已经变成沙子的奥托处得到的那只眼睛吊坠取了出来。

    “你这东西你在什么地方得到的?”克劳迪娅不禁一怔。

    她的声音让如今的奥托先生也下意识地看来当看到了洛老板手中的这个吊坠的瞬间,奥托先生神色也微微一变,他快步地走来,伸手将项链从洛邱的手中捞出,仔细地看了几眼之后,也与克劳迪娅一样,问出了相同的问题。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重要的不是它的来历,而是它能不能打开这扇门扉对吗。”洛邱看着奥托先生此时他的身上是没有佩戴任何饰物的的。

    “我来。”奥托先生深深地看了一眼洛邱,便飞快地走到了左边门扉之前,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眼睛吊坠对比着放入了凹槽当中。

    完全温和仿佛这眼睛吊坠原本就是这门扉的一部分似的当吊坠完全嵌入的瞬间,它与门扉之间的裂痕甚至消失不见,竟是与门扉完全融为了一体!

    就在此时,一丝轻微的震动,自众人的身下开始传来只见眼前的门扉竟是突然活动了起来!

    两扇门扉一瞬间向内收拢,一股强光自里面射出,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吸力也在此时出现,直接将洛邱,克劳迪娅以及奥托先生直接吸入门内。

    当三人完全被吸入了这扇巨大的青石门之后,它的门扉便直接关闭了起来。

    她感受到了嘴唇处传来的湿润,甚至在恍惚间渐渐清醒睁开眼的瞬间,一道人影就在她的身前。

    她看不清楚这人影的模样,但反映却异常的激灵她一下子将面前的人影推开,露出了恐惧至极的神情。

    “是我,克劳迪娅同学。”

    洛老板的声音缓缓深入了她内心深处般的声音,将她从某种恐惧当中唤醒过来醒过来之后的克劳迪娅依然是浑身冒汗,炎热的气息在呼吸间仿佛都能烤熟体内的内脏般,让她不禁有些难受。

    “这里这里是?”

    她抬头看着四周土黄色的建筑林立,都是不高的平房此时她似乎正身处在两栋平房之间的巷子处,但尽管有遮阴的地方,却没有丝毫凉爽的感觉。

    “好像是某座城市。”

    从洛老板的口中,克劳迪娅听到了一个让自己更加迷糊的答案什么叫好像是某座城市?

    但很快,克劳迪娅就明白了洛老板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她爬起了身来,从巷子中走出,原本安静的环境一下子就变得异常的热闹起来。

    街道,异常平整的街道,以及川流不息的人。

    人们正在交谈着,走着,妇女带着孩童,而男人则是在做着各种的工作。他们的服装一如流传至今的,安放在博物馆中的那些展品一样甚至于他们身上的饰品。

    “我我们到底怎么会”这已经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面对此情此景,克劳迪娅下意识地后退着,“我们怎么突然会来到这个地方?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难道我们也像是阿里亚还有奥托那样,也失去了相关的记忆吗?门那扇门打开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希望身后的洛邱能够给她一个解释。

    洛老板果真很快就给了她解释,“放心,我们并没有失去记忆,而是打开了门之后就来到了这个地方。我可以保证,这个过程只是用去了很短的时间当然,你昏倒过去了,占用了当中的绝大部分。”

    “这么说,那扇门其实是连通这个这个空间的?”克劳迪娅抬头看着天空,这天空之大根本看不到极限似的这么庞大的地方,显然不可能藏在外边的神庙当中。

    她此时只能够用空间来形容这些。

    “已经醒来了吗。”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快步地走入了巷子当中,克劳迪娅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来人赫然就是奥托先生她这才发现,自己醒来之后,并没有看见奥托。

    此时的奥托先生,换上了一套和外边人几乎一样的衣服可能是刚刚换下来的。

    只见奥托先生此时快步走来,一边低声说道:“这地方比想象中的还要庞大许多,我和这里的人打听过,你们猜他们是怎么称呼这个城的?”

    “怎么称呼的?”克劳迪娅下意识问道。

    奥托先生脸色凝重道:“赫里奥波里斯赫里奥波里斯城,这个地方。”

    克劳迪娅顿时大吃一惊,“你说什么?赫里奥波里斯?传说中的太阳城古埃及人中的众神之乡这里?!”

    奥托先生缓缓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街道外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声音是欢呼的声音,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齐齐走出了巷子,直接接到两侧的人们此时纷纷让开了道路。

    只见,街道上出现了一支壮观的车队,战士开路,大象拉车,其后侍从众多只见那大象所拉着的宝架之上,正坐着一名身材妙曼的年轻女子。

    “他们叫她公主。”听着四周民众的欢呼声,奥托先生此时忽然低声说道:“雅曼拉娜。”

    但见这宝架之上的女子,缓缓地从面前经过,克劳迪娅顿时呆如木鸡般这宝架之上的年轻女子,竟是与她的模样,一般无二。

    “雅曼拉娜公主?”克劳迪娅怔怔出神,不禁呢喃着:“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