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一切从只狼开始 -> 一切从只狼开始的最新章节目录 -> 【138】落刀(为闹钟长鸣1998首次万赏加更)

【138】落刀(为闹钟长鸣1998首次万赏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拜泪的赤色刀锋刺穿和尚的胸膛,泛着淡淡的光。▲-八▲-八▲-读▲-书,◇o≧

    仙峰上人却是一副全然无所谓的模样,任由拜泪在其体内停留,手掌依然握在十万魂刀上。

    “来的还真快呢,是察觉到了什么吗?”

    “那么大的黑龙翻山,龙首直指仙乡,看不见才有鬼了。”

    韩白衣语带讽刺。

    他一路开着白雷从源之宫鬼佛点飞奔到仙乡,无论是体力还是肌肉承受能力都已经达到了极限,不声不响刺出这一刀已然算是超常发挥,此时也需要一点时间缓解。

    言语刚好可以达到这个目的。

    不过,首先

    锵锒——

    赤色的拜泪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在半空划出一道残影,自仙峰上人的胸膛抽出,而后转折上撩,一刀砍在仙峰上人的右肩上,整条臂膀应声而断,却依旧死死握在十万魂刀的刀柄上。

    仙峰上人立刻抽身飞退,身形跳跃着落在云浪中,右肩的伤口没有丝毫血迹流落。

    仿佛整个身体都是干枯的一般。

    韩白衣小心翼翼的面朝仙峰上人,脚踩着黑龙的前额与眼皮部分的缓坡向上爬,退到假御子身边。

    用左手摸上枫的颈部动脉。

    没有感觉。

    虽然在看到枫那一头耗尽生命而成的披散白发时,就隐约料到了这个结果,但在确定之后,心中依然会有些发堵,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胸膛里烧。

    不过,无数次的死亡与痛苦早已教会韩白衣冷静的重要性。

    因为身具时间线这等能力,虽然确定枫已经死亡,但韩白衣却并没有绝望,他还有很多次机会能救她。

    除此之外,刚刚那在极限中拼尽全力挥出的一刀,让韩白衣也意识到了一点。

    面前的这个所谓仙峰上人,似乎并没有他预想中的那么强。

    即便是被韩白衣先手穿透了心脏,但面前这个仙峰上人的生命力与实力,都大大低于韩白衣的预期。

    他并不知道这是仙峰上人八百年来最为虚弱的一刻。3≠八3≠八3≠读3≠书,↗o●

    他刚刚可是被十数万灵魂同时在身体里经过,好好畅通了一遍。

    直到现在,仙峰上人依旧能够保持在韩白衣面前飞退的能力,已然十分惊人。

    所以,他与韩白衣同样需要时间。

    “不错的判断力。”仙峰上人捂住右肩,面上却是全无表情,仿佛一个铁人,“不过,我还以为你会选择斩断我的不死虫是想知道些什么吗?”

    仅仅是一句话的功夫,仙峰上人就判断出韩白衣的需求,于细微间可见其老辣智慧。

    “很多。我的问题很多。”

    韩白衣持刀冷冰冰的回答。

    “在上次谈话里,所有你瞒着我的东西,我都想知道。”

    仙峰上人眉头一皱,又渐渐舒展开。

    “你不是狼。或者说,干脆连忍者都不是。”

    “狼那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没有命令,他不会有这么旺盛的求知欲与鉴别之心。”

    “与你有关么?”

    韩白衣一句话怼了回去。

    事到如今,身份已经不再是那么必要了,韩白衣并不需要依靠什么,仅仅是纯粹的实力,就足够他做到很多事情。

    “那你想知道什么?樱龙,还是龙胤?”仙峰上人虽然用的疑问语气,可话从他嘴里出来,便好似千人齐诵的大悲咒一样,平和而有力。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铸造黑刀·开门。”

    “这两柄不死斩有什么不同。”

    “你现在,又想用枫做什么?”

    仙峰上人眉头一皱。

    “我本以为,你是在渴望长生若是如此,我还能指点你一番,可惜”

    他垂下眼睑。

    这意思便是无可奉告了。

    就在仙峰上人垂下眸子的一刹那,韩白衣瞳孔微缩泛白,浑身缠绕雷电。

    只听刺啦一声,空气隐隐泛起焦臭味,韩白衣的身形猛地消失在原地。

    问不出来的消息,就打出来。

    仅仅是一步,浑身缠绕着雷光的韩白衣,便如同残缺影像片段一般,带着微微模糊的雪花出现在仙峰上人面前,高速震动的拜泪自左下向右上前撩。

    刀身上隐隐闪烁着跳跃的电弧。

    仙峰上人面色平静,看似干枯的中年人身体,此时却是极灵活的一个铁板桥躲过一刀,脚下踹向韩白衣下盘,被韩白衣提膝挡住,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仙峰上人不慌不忙,借着两腿相交的力量翻身地滚,单手推在地上躲过韩白衣反手刺入地面的一刀,仅凭单手的力量就在半空一个空翻拉开距离。

    翻滚的云雾在两人脚下奔腾。

    虽然缺少了一条手臂,但仙峰上人的身体平衡却并未因此受到阻碍,灵活柔韧,明明看上去已近中年,却比绝大多数孩童都要轻盈。

    韩白衣却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体术长项有所气馁,稳扎稳打步步紧逼,拜泪在他手中运转如飞。

    劈斩、横切、下刺、上撩、翻手轮舞。

    赤红的长刀在他手中起舞,犹如赤色的蝴蝶一般翩翩飞动着留下一道道残影。

    仙峰上人脚踩卦步,看似随意的在地上踩点,却总能带得身体一次次躲过韩白衣的长刀,剩余的独臂一有机会便如蝎尾一般直贯而出,砰砰击打在韩白衣的手臂上,一身仙峰拳法登峰造极,每一招每一式都让韩白衣吃尽苦头。

    韩白衣双手握刀前斩,仙峰单臂横肘推在韩白衣手腕上,足成弓步以肩膀为锥刺入韩白衣胸膛。

    在灵目与白雷双重加持下,反应比寻常人快上数倍的韩白衣侧身掠过,却忽略了脚下,被仙峰狠狠绊了一脚,还没来得及掌握重心,仙峰单手成刀,一斩劈在韩白衣背后。

    但是韩白衣也并非吃素的,拼着背后被斩上手刀,拜泪在手中轮转,由正手化作反手,先是一刀刺在仙峰上人脚腕上,再顺着手刀的力道地躺滚刀接上一斩。

    噗滋。

    仙峰上人的脚腕便被径直切断。

    韩白衣鼻青脸肿着从仙峰上人脚下滚出来,重新爬起抬刀相向。

    面上带着笑。

    所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就是这么回事了。

    当实力水准接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手上有兵刃与没有兵刃,当真是天与地的差距。

    论仙峰寺拳法早已,仙峰上人比他高出不知凡几。

    论打斗经验,韩白衣也明显不如面前这个看似年轻的老人。

    但就是面对这样的一个怪物,他却能凭借手中拜泪断其一手一足。

    这就是武器的利处。

    只不过,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虽然他们二人刚刚都在用谈话麻痹对方,顺带完成自我调整。

    可经历了刚刚那么长一段时间的调整之后,仙峰上人似乎依旧保持在自己给他一发背刺时的那种程度。

    以己度人,认为仙峰上人刚刚和他对话,其实也是在抓紧时间休息的韩白衣发现这一点后,不禁有些皱眉。

    “差不多了。”

    仙峰上人轻语道。

    韩白衣瞳孔微缩。

    只见他缓缓从地上以单脚站起身,被斩断的右肩朝着枫的方向一抬。

    嗡的一声,就见原本穿透枫的身体,深深刺入黑龙眉心的魂刀在那条断臂的牵扯下噗滋一下连接到仙峰上人断臂处,快得根本来不及阻止。

    左脚一抬,那断裂的足部也重新连接上去。

    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干枯瘦弱的身体,仿佛可以随意拼凑的劣质玩偶。

    仙峰上人手上拿着刀。

    原本几近光团般虚无的十万魂刀,此时刀身上烙印着三四道相互平行,却又直角曲折,通体赤红,如同血一样的纹路。

    刀身通体泛着淡蓝色的光。

    整体轮廓清晰如同实质。

    仙峰上人面色淡漠的用刀指着他。

    “你可以死了。”

    语气平静得如同正在阐述一个不可争议的事实。

    魂刀挥落。

    韩白衣一怔,眼前一片黑暗。1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